1-5a991a2a54b59.jpg

剛從美國回國的呂昊,為了能解決上班和回家的“最后一公里”問題,他保持了一項自己在硅谷生活的習慣:用滑板上下班。

1982年出生的呂昊,在今年1月份正式加入依圖科技。經過過去5年的發展,這家公司已經成為人工智能領域的佼佼者。2017年5月,依圖得到高瓴資本領投,云鋒基金、紅杉資本、高榕資本以及真格基金等跟投的3.8億元C輪融資。

盡管加入依圖時間不長,但呂昊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時透露,自己和依圖的淵源早在2015年就開始了。 他與依圖科技聯合創始人林晨曦共同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和依圖聯合創始人兼CEO朱瓏也是多年好友。在2015年,呂昊曾與兩位有過第一次合作的交流,可惜那時候因為一些個人原因,呂昊沒有加入,直到2018年農歷年前。

值得一提的是,呂昊在依圖的職位為首席創新官(CINO)。這在國內的初創公司中,并不常見。經過5年發展后,依圖科技為何要從硅谷找一位科學家擔任首席創新官?這個職位的設立又能給公司未來的發展帶來多大的效益?帶著這些問題,澎湃新聞在依圖上海總部見到了呂昊。

呂昊本科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隨后到美國華盛頓大學取得了計算機博士。他在大學里的研究方向為智能人機交互,研發和評估智能交互系統及其工具。博士畢業后,呂昊進入谷歌,在擔任了一段時間的研究員后,他進入谷歌Play工作,他曾負責孵化安卓APP啟動推薦系統,這是全球首個移動端APP啟動推薦系統,也是全球首個基于機器學習的安卓產品。除此之外,他還搭建了谷歌商店的機器學習架構和排序算法。

合拍的人和不想錯過的趨勢

2015年,呂昊曾回國,與依圖科技的兩位聯合創始人朱瓏、林晨曦有過交流。或許是相似的學科背景和學校背景,呂昊對人工智能的看法和見解,與兩位聯合創始人一拍即合。

“他們兩位都非常聰明,做事風格也很合拍,對很多事情的見解都非常扎實,我很認同,也對依圖長期的發展比較有信心。但那時因為個人的一些事情,并沒有當即回國加入他們。”呂昊說。

盡管當時沒有成功入伙,但雙方的聯系一直不斷,直到2018年。對于許多選擇來說,何時做出最終決定非常關鍵。對于呂昊來講,自己也是時候該回國了。

“我覺得再不回國的話,會錯過很多事情。”在過去的幾年中,呂昊雖然身在國外,但對國內人工智能發展一直保持關注。

在他看來,2015年以來,國內人工智能發展的勢頭和行業的重視,以及國家的戰略部署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尤其是國內的發展速度和決心。這樣的變化,讓我覺得未來的變化更加難以預測。去年年底的時候,我回國和朋友聊過,感覺中國很多方面比我想象中的還好,人們對新興的技術和產品接受程度非常快。我覺得不能再錯過了,所以就決定回國。”呂昊說。

如何定義首席創新官

在商業術語中,對于首席創新官的定義是負責公司和組織的創新策略、創新流程和創新工具的主管領導。這樣的職位設置,在許多制度健全、組織結構完善的公司里,很常見。但對于一家成立5年的公司來說,尤其是在國內的初創公司背景下,這樣的設置令人好奇。

因為,在外界看來,一家公司設置新的職位,往往意味著對公司現狀的不滿,或是希望對未來戰略有新的調整和布局。

在呂昊看來,這個職位設置意圖并不是對公司現狀的不滿。“我沒有明確覺得公司不夠好。首先一方面是我決定來了。我希望是能通過我的職位,促使大家凝成一股力量,讓大家有意識地去往創新的空間拓展。然后在已經有成績和業務的地方,能推動大家更高效、最快速地完成。”呂昊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另一方面,在呂昊眼中,依圖科技為自己設立首席創新官的職位,更多是公司對創新的認可和對人才的珍惜。

至于自己未來的工作重點,呂昊說自己持開放的態度,“我覺得在依圖,沒有框架去限制我能做,我不能做什么。從長期來看,肯定會為了公司成功做更多的事情。短期來說,我覺得很多層面可以做,從公司、產品創新到戰略策略創新,再到公司工程的創新,以及各個團隊合作的一些不同思考,這些都可以去做。最重要的是要挑選重要的選題,然后慢慢去完成的過程。”

中美人工智能之爭

從海外的大公司回到國內的初創企業,對于呂昊而言,適應和角色轉換并不是問題,更多的反而是更好地理解了中國和美國兩國之間人工智能的競爭差異。

在呂昊看來,這種差異體現在三個方面:文化、人才儲備以及人才結構。

具體來說,美國人口更多元;在醫療、安防等人工智能落地的行業里,與中國有著天壤之別。例如,如果一家美國的人工智能公司想要進軍醫療領域,想要獲得更多的合作,很大程度上會先去爭取私人診所。而對于中國來說,公立醫院才是最主要的醫療機構。這樣的差別就意味著,公司在發展過程中,需要采取不同的戰略。

第二,人才儲備。呂昊認為,美國在研究人才儲備上略勝一籌。“他們的高校貢獻的研究員和人才非常多,尤其是PHD。這是他們的歷史優勢。但相對地,中國在這方面就比較薄弱一些。”呂昊說,“不過,目前人工智能頂級論文50%以上的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是華人,華人擁有技術核心。”

第三,人才結構。與人才儲備相對應,中美人才在高端人才比例上也有很大差異。對于美國公司來說,他們可以直接高薪聘請許多學術界已經取得成績的大牛。但國內的企業,可能更多需要依靠自己來培養年輕人。

呂昊說,自己也曾在華盛頓大學當過助教,自己也嘗試過許多不同的路徑,因此,更能理解兩國在人工智能發展方面的優劣勢。也正是因為這樣,呂昊認為中國更應該重視對年輕人才的培養

 

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http://www.31huabai.com/node/309